爷爷的茶

开个lofter吃粮

行云龙1

行云龙1


这个月来就开始下雨,不下雨天也总是乌云密布,一副雨要下不下的样子。我的心情不太好——内衣内裤总晾不干。有天我倚在窗边栏杆看着天发愁时,看到一条龙飞过,于是大喊:“龙!你过来一下!”

 

龙听见了,停在我窗户旁,长长的身体也跟着摆动,龙须在风中飘啊飘,脸正对我,大大的眼睛看着,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竟让我感觉有点儿萌。它开口道:“什么事?”

 

我说:“你是负责这个地区降雨的行云龙吧?”

 

“是的。”

 

“你最近怎么老降雨,害我衣服晾不干。”

 

龙见我面无表情,听着语气又不太好,就知道我生气了。它红了脸,十分腼腆,支支吾吾地回答我:“我,我,我也不想的…我也舍不得云啊。”它好可爱,我想。

 

我问:“既然舍不得云,那为什么又要下雨呢?”

 

龙说:“因为龙王有令,我们龙都要听从的。”

 

我说:“哦,所以就是龙王害我衣服晾不干了是吗?”

 

龙顿了一下又说:“有一半是因为龙王啦……”

 

我说:“那另一半呢?”


龙不说话了,它看看天又看看地,在我面前转了几个圈后才看着我说:“嗯…另一半的话,是因为我…”

见我没有说什么说话,有快速解释道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新龙,这个月才来的,法术还不是很熟练,云没凝好几天就让暖气团给化成雨了。”

 

我说:“是这样啊。”想了一下又感觉哪里不对,又问,“但是你是这个月才来的,可为什么年年这个时候天气都是这样呢?不可能是你一条龙的责任吧?”

 

龙说:“其实呢,这是我们龙的行云龙考级测验。”

 

我说:“龙也要考级?”

 

龙见我很惊讶,也没有之前的紧张和腼腆了,反而一脸“有什么好大惊小怪”的模样,继续说:“当然啦,我们龙跟你们人类大学英语一样也要考级的好不好,不过和你们的分的四级六级八级英语恰好相反,行云龙分八级六级四级,级数越小级别越高。

我们一年有三场考级测验,八级在七八月份的华北、东北地区,六级在六七月份的江淮地区,四级在四五月份的华南地区。我已经六级了,现在在考四级呢。”

 

我问:“你们龙为什么要考级呢?”

 

龙说:“因为以前的行云龙为了抢夺自己想要的降水地盘一直争吵不休,龙王听着心烦,模仿人类古代的官制建立了这个考级制度,级数越高,享有的降水地区优先选择权就越大,这样,我们龙就不会再吵了。”

 

我说:“哦,因为你们龙的考级测验,所以年年都有新龙来这儿降雨,害我年年这时候内衣内裤都不干,是吗?”

 

龙说:“真的很对不起,我已经尽力了,这次考试的题目是这个月降雨次数要在十五至二十之间,时间要控制在一到两个时辰内。这半个月来我下了十一次,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测验……”说完耷拉下龙头,很是沮丧。

 

其实这时候,我已经不怎么生气了,就想和它多聊几句。因为它真的很可爱。于是,我摸摸它松软的鬣毛,安慰它:“好啦,你可以的,你要相信自己,毕竟前两次测验你也顺利通过了对不对?你是一头很厉害的行云龙,只是缺少一点信心而已。”

 

龙听了我的话,不一会儿就高兴起来了,说:“你说得对,我只是缺少信心而已,我这么棒的龙,全国可没几个。”

 

我看这么可爱的模样,忍不住泼它冷水,叹了口气道:“可是,你这段日子降雨害我衣服晾不干,我都快没衣服换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

龙想了想说:“嗯…要不…我今晚蓄多点法力明天就不降雨了。还有,我捏个云雕给你看,你不知道,除了布雨,我们行云龙最擅长捏云了,屋子、桥、动物什么都可以。不如我给你捏个广州塔吧,我这个月都在捏它,很难捏的,好不容易捏出来就被暖气团化成雨了。不过这次不会了。”

 

我说:“好”

于是第二天果然一点雨也没有,傍晚的时候,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小蛮腰。

虽然我的衣服还是没有晾干,不过我很开心。

因为我认识了一条龙。


*灵感以及设定来源于张佳伟的《既然已经走了那么远》中一篇小故事《龙》。

*写的时候是4月,以此来抱怨一下我的衣服真的不干。

*龙是来卖萌的,不过被我写的有点话唠。

*复习一下地理知识。

评论
©爷爷的茶 | Powered by LOFTER